历史网-lishiw.cn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欢迎您的到来
历史网-lishiw.cn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欢迎您的到来!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学研究 >

惊心:最残酷的女子刑罚

时间:2010-04-03 17:52来源:铜雀历史 编辑者:月影茶香 点击:
向来不大有人提起那方法(幽闭,对女性的宫刑),但总之,是决非将她关起来,或者将它缝起来。近时好像被我查出一点大概来了,那办法的凶恶、妥当,而又合乎解剖学,真使我不得不吃惊。鲁迅《病后杂谈》 女子在中国古代地位的低下,常常使她们处于男性附属品的

您好,看完这篇文章以后,您开心了没?生气了没?赞也好,骂也好,我们需要您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我们会及时审核,谢谢!

  向来不大有人提起那方法(幽闭,对女性的宫刑),但总之,是决非将她关起来,或者将它缝起来。近时好像被我查出一点大概来了,那办法的凶恶、妥当,而又合乎解剖学,真使我不得不吃惊。——鲁迅《病后杂谈》


  
  女子在中国古代地位的低下,常常使她们处于男性附属品的地位,深居简出。因此犯罪的几率较之男性,当是凤毛麟角。不过,也不排除某些女性的过激行为惹怒了官府的事情。于是,如何给女人施以刑罚,成了一个颇让人伤脑筋的问题。


  
  有的妇女犯了罪,根本可以不受惩罚,因为她们是男人的附属品,可以有自己的男人代为受刑。这应该算是对女子行刑的一个极端。古书中关于“妇人不著械”“妇人无肉刑”的说法也有很多,体现出法制的“德”的一面。就笞杖刑罚而言,对妇女也是有照顾的,而改用鞭背,对于犯奸罪的则采取脱裤留朡(内裤)的方法。而且,对这类不得不施以笞杖的女犯,行刑者也多半会比较宽容,怜香惜玉之心怕是天生的。


  
   刑舂

  古代对妇女犯罪施用的一种刑罚,对于处死女犯,古人多用毒药、活埋等“体面”的方法。赐三尺白绫让人自尽的方法看起来也是比较人道的,可是法国一位汉学家依然批评了这种做法,因为在中世纪的法国,为了“体面”,女人是不会被吊死的,毕竟一个女人吊在半空中,在众人的眼皮下甩来扭去,晃动着双腿是极不合礼仪的事,所以必须活埋她。


  
  近代民主革命烈士秋瑾在被捕赴死时,向县令提出了三个条件:“一请作书别亲友,一临刑不能脱衣带,一不得枭首示众。”县令同意了后面两个条件,“秋谢之”。


  
   拶刑
 
  不过,总有些心理变态的长官,不仅不懂得给女犯留面子,还要变本加厉地暴露她们的耻部。在他们看来,目睹女性赤裸的臀部受抽打,耳闻雌性弱者的呼号,世上或许没有比这更能满足人的偷窥欲和更刺激性欲的事了。前面“旁观者”一节提到的故事,也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不知什么时候,一种超级变态的刑具——骑木驴,悄悄登上了历史舞台。这种刑具是专为因奸情杀夫的女人设置的,当然也包含与奸情有关的直接责任人。据《二十四史演义》说,明末的骑木驴是这样的:先在一根木头上竖起一根木柱,把受刑的女子吊起来,放在木柱顶端,使木柱戳入阴道内,然后放开,让该女身体下坠,直至木柱“自口鼻穿出,常数日方气绝”。遍览中国野史,死于木驴的中国女性有姓名可考者不下百人。这不能不说是一门处心积虑的刑罚,为了寻找这种“伟大”刑罚的发明者,我几乎沦为“寻章摘句老雕虫”,终于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寻到了这位在中国历史上口碑极好的神判——施公施世纶。《施公案》中,这位老爷子洋洋得意地将自己的发明展示给看客,看客们快感十足——谁让那女子-,这下,做鬼也是做爱的姿势!


  
   宫刑

  中国历史上对女人使用凌迟也是极少的,主要用于谋杀亲夫、忤逆以及-犯。由于受刑前要脱掉衣服,原来与皇帝有过关系的,有身份的嫔妃就可以免受此刑。

 

   痒死刑

  这大概是有记载的最早的刑法---石刑。人类最早使用的工具石头,同时也用到了刑罚,起源于埃及衰退时的刑罚---剥皮刑。开始于那些残虐的暴君,接着蔓延到了民间。伴随着那一声声惨厉的嚎叫,君王得到的不完全是他的统治.. 这要比石头更进一步。通过车轮的转动,将人压碎,焙烤...而且很多是在年老的母亲眼前

 

   农奴主剥下的农奴皮

  中国历史上,此刑虽未列入正典,使用率却非常之高。方法也是各式各样,最正宗的仍是用刀。

 

   蹒跚地挪着孤寂的脚步,又一次走到案板前。今天这是第三次了。这次是蓝玉——大明朝的开国元勋,鼎鼎有名的凉国公,驰骋南北的大将军。这次是死剥——也是皇上朱元璋对蓝玉的大恩典了。 兔死狗烹,适得其所,也算是一种归属吧,一个人活到这个份上,是否也该满足了?

 

   太阳正当顶。冬日的太阳再当顶,也跟凡人一样怕冷,总是哆嗦着躲进云里,迫不得已才露出脸来,况且,即使露出脸,大多也是冷冰冰的,几乎没有一点热气。

  
   口里有点涩,嘴角也发干,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然后扭转整个颈部,示意尸体抬上来。

 

   他为自己感到悲哀。他知颈部这么一转,颏下的皮肉便会因此马上显出几条皱折。他虽看不到这些皱折,却像看到了一模一样。很多年龄相仿的男女,颏下的皮肉都是这样,可怜他们竟浑然不觉。

 

   今天,他满五十岁,他想皱折定会更深。

   今天,要剥五张皮,这是天意还是巧合?

   五十岁,五张皮!

 

   上午已经剥了两张,都是活生生地剥下,此刻已经绷好,张开,迎着清清淡淡的日光,金黄的,透明的,挂在松梅两树之间,就像两张柔软的乳汁一样的豆腐皮。

 

   松梅之间的那块空地,是他歇气养神的地方。

   红梅正绽开,青松也水汪。

   空地边上一片竹林, 根根竹皆粗过杯口,根根竹的梢头竿尖栖着一只墨黑的乌鸦。

 

   看着卧在手心的刀。

   这刀或许不能叫刀,只能算是一块刀片,薄薄的,桃子形,巴掌大。

   这刀,是父亲传给他的,父亲是祖父传给他的,祖祖辈辈,一代一代。

   这刀,每天同他睡去,然后一同睁眼醒来。

 

   刚刚接刀的那些岁月,无论春秋还是冬夏,他的屋后悬挂着的总是一些蛙肉鼠肉。

   蛙肉是白里透红的。鼠肉是红里透白的。每天望着那些肉串,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直到那天,他的窗前,晾的是皮而不是肉,这刀才完全归属于他,真正传到他的手上。

   直到那时,他才觉得一种淬过火的刀味已从刀尖沁入心脾,使他每次动刀之时,自然而然,神清气定。

看完这篇文章以后,您开心了没?生气了没?赞也好,骂也好,我们需要您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我们会及时审核!
                           (一般没有国家禁止的言论,我们都会审核通过,希望大家理解我们的苦衷)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