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网-lishiw.cn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欢迎您的到来
历史网-lishiw.cn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欢迎您的到来!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学研究 >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是如何形成的

时间:2010-09-19 19:21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编辑者:月影茶香 点击:
编者按:清朝四大冤案之一的杨乃武小白菜案,上海《申报》对此做过详细追踪报道,是近代报纸第一次对案件庭审情况做公开报道,也是第一次对一起事件超过三年追踪报道,在社会舆论压力下,迫使清朝统治者对此案进行审慎处理。 杨乃武小白菜冤案是如何一步一步

您好,看完这篇文章以后,您开心了没?生气了没?赞也好,骂也好,我们需要您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我们会及时审核,谢谢!

  编者按:清朝四大冤案之一的杨乃武小白菜案,上海《申报》对此做过详细追踪报道,是近代报纸第一次对案件庭审情况做公开报道,也是第一次对一起事件超过三年追踪报道,在社会舆论压力下,迫使清朝统治者对此案进行审慎处理。

 

  杨乃武小白菜冤案是如何一步一步形成的——

  葛品连的义母冯许氏怀疑葛是中毒而死,请求官府前来验尸

 

  仵作沈祥验得不似是砒毒之征,说可能是生烟土中毒致死。门丁沈彩泉说不可能是生烟土,服生烟土皆为自服,是自杀,不是他杀,肯定是砒毒致死。沈祥不服,便与沈彩泉争执了起来。本来试毒的银针应该用皂角水多次擦洗,结果也都忘了。余杭知县刘锡彤相信了沈彩泉的话

 

  刘锡彤将小白菜带回县衙后,对其进行严刑拷打。据当年《申报》载,小白菜受的刑是“烧红铁丝刺乳,锡龙滚水浇背”。小白菜招供与杨乃武通奸杀夫

 

  杨乃武半夜三更平白无故被强行带至县衙,窝了一肚子的火。当知县讯问时,不但否认与小白菜因奸谋毒之事,还以粗暴的态度顶撞刘锡彤,使刘锡彤大为恼火,但由于杨乃举人,不便动刑。刘上报要求革除杨举人头衔

 

  杨乃武革去举人的御批已下,知府陈鲁便动大刑,杨乃武熬刑不过,只得承认与小白菜因奸谋毒之事。追问砒霜来源时,杨编造从爱仁堂药店“钱宝生”处购得

 

  “钱宝生”来到县衙后,说自己不叫钱宝生,也没有卖砒霜给杨乃武。刘锡彤反复做钱的工作,并表示不会追究其卖砒霜的罪责,并给钱坦写了书面保证。钱按刘锡彤的意思作证

 

  浙江按察使蒯贺荪,开始觉得案有可疑,刘锡彤向按察使拍胸脯保证,说此案铁证如山,绝无冤屈,蒯相信了

  期间,杨乃武在狱中写自己屈打成招的申述材料;杨的姐姐带着全家进京上访告御状,并得到红顶商人胡雪岩(特稿早前报道)的帮助

 

  北京又将此案发回原籍重审,但没有结果

  迫于社会舆论压力,刑部接下杨案,但关键证人钱宝生已死,刑部将葛品连棺材运往北京,开馆验尸后真相大白

  主人公最后命运:杨乃武回到余杭后,曾去上海《申报》做过事,74岁病故。小白菜入庵做了尼姑,法名慧定,75岁圆寂

 

杨乃武、小白菜与葛品连

 

  杨乃武于道光十六年(1836年)生于浙江省余杭县城内(今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余杭镇)一个小康之家,自幼勤奋好学,为人正直。杨乃武结过三次婚,首为吴氏,次为大杨詹氏,后死于难产。继娶小杨詹氏,即案发时之妻,后直至终老。

 

  小白菜本名毕生姑,乳名阿生,小杨乃武15岁,其父毕承祥,后来一些文艺作品中称其为毕秀姑。小白菜八岁时随母再嫁到余杭县城,其母嫁给喻敬天为妻,小白菜称喻为继父。与杨乃武是邻居,与葛品连也是邻居。葛品连之父葛奉来,早年死亡。葛品连之母也是带子再嫁给沈体仁为妻,沈体仁则是葛品连的继父。小白菜11岁时,经其母喻王氏与葛品连之母沈喻氏订明,将小白菜嫁给葛品连为妻。葛品连成年后由继父将其荐至豆腐店当伙计。小白菜16岁时,葛品连便想将小白菜娶过门。小白菜与葛品连于同治十一年三月初四成亲,小白菜即为葛毕氏。

 

  此时,杨乃武正好在澄清巷口新造楼房三间。造房时由沈体仁监工,得知杨乃武还有新房多余出租,就告诉了葛品连之母沈喻氏,沈喻氏通过赵兰荣,向杨乃武租了楼房一间给小白菜夫妇居住,每月租金800文,杨乃武和小白菜就在同一楼房内居住。葛品连仍在豆腐店帮伙,由于早上起得很早,有时晚上就宿在店中。小白菜一人在家,闲来无事,经常去杨乃武家中走走,有时就在杨乃武家与杨乃武同桌吃饭。小白菜还学起诵经,因识字不多,就请杨乃武教。开始,大杨詹氏还在,小白菜与杨乃武来往频繁不至被人非议。同治十一年九月初八日,大杨詹氏因难产去世,整座楼房有时就只剩杨乃武和小白菜两人。小白菜仍和以前一样,不避嫌疑,与杨乃武来往甚密。后来有关杨乃武和小白菜有奸情的流言街坊邻里都知道了。小白菜夫妇在杨乃武处住了一年以后,杨乃武提出要求把房租增至每月1000文。小白菜夫妇觉得难以承受,就另行租了太平巷王心培隔壁的房子居住。

 

  大杨詹氏死后三个月,杨乃武和小杨詹氏即詹彩凤结了婚。次年八月,杨乃武参加癸酉科乡试,中了浙江省第一百零四名举人。

 

案情发端

 

  同治十二年十月九日,在豆腐店帮伙的葛品连因身体不适回家,途中数次呕吐。大约早饭也未吃,便在糕点店买了粉团吃。到了家门口,还呕吐不止。到家后就躺到了床上,他自以为又得了流火疾,便要小白菜去买桂圆和东洋参煎服。葛品连服用后并未见好,病情反而更为沉重。午后,葛品连病情沉重。延至申时,葛品连便死了。

 

  葛品连死后的第二天晚上,尸体的口、鼻内竟流出血水。葛品连的义母冯许氏见后怀疑葛品连是中毒而死,便与沈喻氏等众亲友商议,请求官府前来验尸,以验明葛品连是否中毒致死。如系中毒而死,则请查根究底。此事告知了地保王林,当晚便请人写好了呈词。次日一大早,在地保王林的陪伴下,沈喻氏便向县衙提交了要求验尸的呈词。

 

知县初讯

 

  余杭县知县刘锡彤,时已年近七十。刘锡彤接下呈词,正准备与仵作沈祥及门丁沈彩泉等前去勘验,恰好生员陈竹山来衙为刘知县诊病。陈竹山与刘锡彤关系密切,常来常往。于是一边诊病一边就谈起了即将去勘验的事。陈竹山得知是为葛品连验明死因,就把他在走街串巷时所听说的有关杨乃武和小白菜之间的传闻告知了刘锡彤,还说,街坊邻居都认为葛品连之死是杨乃武和小白菜因奸谋毒所致。

 

  之后,刘锡彤带着仵作沈祥及门丁沈彩泉来到了葛品连停尸处。仵作沈祥验得葛品连尸身仰面作淡青色,口、鼻内有淡血水流出,身上起有大泡十余个。但用银针刺探喉部却呈青黑色,擦之不去,不似是砒毒之征,心下疑惑。于是只是向知县禀报说是中毒身死,却未报何毒致死。刘锡彤也未问。沈彩泉问沈祥,沈祥说可能是生烟土中毒致死。沈彩泉说不可能是生烟土,服生烟土皆为自服,是自杀,不是他杀,肯定是砒毒致死。沈祥不服,便与沈彩泉争执了起来。本来试毒的银针应该用皂角水多次擦洗,结果也都忘了。刘锡彤惑于陈竹山之言,竟相信了沈彩泉的话,认为葛品连是砒霜中毒而死。当即将小白菜叫来讯问,问她“毒从何来?”小白菜答“不知”。刘锡彤即将小白菜带回县衙审问。

看完这篇文章以后,您开心了没?生气了没?赞也好,骂也好,我们需要您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我们会及时审核!
                           (一般没有国家禁止的言论,我们都会审核通过,希望大家理解我们的苦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